【Hamatora:NiceXArt】Longing Future(短篇完结)

出狱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恢复之前的发型。
始终不习惯长发呢。

当然不习惯的事远不止这一件。
比如日复一日留在No-where。
——虽然和大家在一起嬉闹很开心,
但时间久了,沉淀下来的,
却只有寂寥。

“最近店里生意红火全是托亚特桑的幅哦。”
某天子猫兴高采烈地宣布。

“请不要这样说,我又没做什么。”
我低头呷一口咖啡,然后蹙眉。

甜度不够呢。

想再加入一块方糖,盛方糖的碟子却被一只突兀伸来的手拿走。
我不满地抬头看向手的主人,还未等我开口,他便抢先说道:
“是啊这家伙除了帮忙端咖啡就是发呆,如果说招揽客人,也应该是巧虎的功劳吧。”

“够了,奈斯。”
大概嗅出了话中的火药味,紫努力朝他使眼色,结果被他毫不留情地无视掉。

挠挠脸上的胶布,他似笑非笑地望着我:
“嘛,我想我们有必要谈谈。”
这样说着的同时,他一把将我扯起朝店门外拖去——自墓园归来,或者说自那次对决之后,他和我相处时神情随意了许多,动作也粗鲁了许多。

“喂!你要带我去哪里谈?!”
虽然之前顾及到店内朋友和客人不好发作,但此刻我确实有些恼火。

“去警局啊。”他头也不回地回答。
感受到我的排斥,他抓着我手腕的力道又加重了一些。

“放开!我不去!”

“哦?”他停住脚步转头看向我,一脸揶揄。
“不回警局难道要一直赖在咖啡店?”

“……你给我闭嘴!!”
我忍无可忍一拳挥向他,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他早有防备般闪身躲过,之后挠挠头,对驻足围观的一干人等说出一句险些令我昏厥的话:
“惹女朋友生气了,啊哈哈。”


天知道我是如何分开人群与他一起走进警局附近街心公园的。


“奈斯今天是故意和我过不去么?”我倚着树挑眉冷笑。

“真的生气了?我不过说出事实而已。”
“亚特发呆时在想的难道不是我刚刚问你的那个问题吗?”
“让亚特烦躁而又不愿提起的,无非是未来吧。”
“嘛,无论是怎样的未来,我都会和亚特一起面对,所以不用担心啦。”
“我要守护亚特哦!”

眼前人双手枕到脑后自顾自地说着,我则依旧倚着树,做他安静而别扭的听众。

“……守护什么的,我不需要。”
尽管嘴上这样说,但目中还是泛起一股湿意。


“诶?亚特不也想要守护我吗?而且还险些为此丢掉性命,我又为何不能守护亚特呢?!”
他握紧拳头,眼中满满的,是愤怒、心痛与内疚。

我蓦地抬头,颤抖着开口:
“…………你是……怎么知道的?”

“很简单啊,重生的minimum只能于濒死状态发动,那么亚特最初获得重生时一定是生命受到威胁,而我在揍趴莫拉尔之前他曾对我说‘你的朋友亚特警官是我杀掉的。’另外亚特也曾阻止我深入调查莫拉尔,所以显然亚特有独自找过莫拉尔,而且…………”
他将指骨捏得发白。


雨夜,墓园,扭曲的笑脸,绝望的枪响,奔涌的鲜血——我不愿想起,更不愿让他知晓的过往,现在却随着他的描述于我脑海中重现。


“……我是找过莫拉尔没错,”艰难地咽下口水,我疑惑地询问道:“但你是如何得知…………我是因为想要守护你才…………”


——ナイスは仆が守る!友达として!
这算是……誓言么?


“这个啊,”他放柔表情抬手按住心口,“这里有个声音这样对我说喔。”

“…………哎?”
恍惚中,我仿佛再次看到Skill的笑颜。


“所!——以!——说!——”他凑到我面前,语调上扬一个八度,“我为何不能守护你?!”

记忆中的笑容与近在咫尺的面孔重合在一起,我勾起唇角揉乱后者的头发:“你不是说无论怎样的未来,我们都要一同面对么?既然如此,就不存在谁来守护谁的问题咯。”

“那也犯不着拿我头发出气吧……”他小声嘟囔着,将一头乱发整理得更乱了些(|||||||||||),然后心情大好地牵起我的手:“回去咯。”

“嗯。”我轻轻点头。
“……谢谢你,奈斯。”


走在前面的人挖挖耳朵,“声音太小我听不见。”

“是么?等回到No-where再说吧。”
我微笑着握紧他的手,和他一起朝No-where走去。


=======================================

 
(伪)番外: 
“对了奈斯,谁是你女朋友,嗯?” 
“啊啊…………这个嘛………………” 
 
“还有你欠我的三万日元准备何时还?” 
“诶?!亚特你应该知道提钱伤感情的!!” 
================おわり=================== 


【Hamatora:NiceXArt】我所了解的你——奈斯的小秘密(伪)

1.其实不爱吃甜点但总是勉强自己。
2.对制作各种口味的蛋糕异常执着。
3.对剧组提供的万年不变老幼皆宜的服装颇有微词。
4.小时候偶尔偷看某类漫画,长大后(?)经常偷看某类碟片。
5.爱狗不爱猫。原因是猫咪容易炸毛,然后会毫不留情地挥爪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6.经常滥用minimum,比如用来追……咳咳…………
7.睡觉会踢被子。
8.睡觉会流口水。
9.睡觉会说梦话,内容大致为:“Speed太郎就是我”,“我的耳机是防海水的”。
10.超爱beats品牌耳机,即使睡觉也舍不得摘。
11.弧长,拍完十二话之后一度找了很久手机。
12.每次听女生称赞紫君帅气就无比火大。
13.片场外与教授私交甚好。
14.片场外见到nowhere老板会自动绕行。
15.不承认自己尚未成年。
16.挠脸上胶布时十有八九是在为小初的饭钱发愁。
17.被浇可乐后留下了心理阴影,以至于禁止任何人提及可乐,违者一律揍趴。
18.后来“可乐恐惧症”得以治愈,具体过程请咨询熊谷先生。
19.没有委托时会习惯性跑去警局。(扶额)
20.早已将三万日元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叹气)

21.总是忘记自己和朋友的生日。

22.酒量和酒品还算不错,一般不会喝醉,喝醉就会大睡特睡。

23.曾为紫君的医药费问题苦恼很久,最后将其算到巴斯头上,并理直气壮指责巴斯使得紫君病情恶化。
24.经常叮嘱周围朋友如果身体不适就去找雷修,因为可以免费。
25.心情大好时除了听歌还会涂鸦,并喜欢为自己笔下的每个人物都画一副耳机。
26.主动要求做家务的次数屈指可数,正常情况下连自己的袜子都懒得洗。
27.只有面对小初时才会因为激动(?)而脸红。
28.面对我的时候偶尔也会脸红,原因不详。(望天)
29.对Freemum的石神桑充满敌意。
30.私底下对momoka桑的评价是:人太美,钱太多。(擦汗)

31.每次偷溜进我办公室都会将我办公桌抽屉内的速食果冻藏起。(苦笑)
32.曾因调侃哈妮高低不一的双马尾而被斯利老师追打。
33.曾因和巴斯一起在公共场所耍宝引 发 民 众 恐 慌 而被加斯奎带回警局。
34.多次表示如赚到足够委托费会送No-where的大家每人一件礼物,于是众人一直耐心等待到现在。
35.感觉不爽时习惯独处。
36.和我的心情晴雨表基本一致。
37.嘛……不一致时或拒绝我的一切关心或想尽一切办法令我开心。
38.有拜托情报商真央调查熊谷先生。
39.有努力攒钱为小初买汉堡,为熊谷先生买刀片。
40.有喜欢的人。

41.抱怨喜欢的人太迟钝而且经常无视自己。
42.想要抱枕。
43.偷拍雷修和巴斯不止一次,而且从未被发现过。(唇角抽搐)
44.偷拍并认真研究子猫的尾巴和教授束发的白球。
45.每次去福利院看望孩子们都很开心。
46.每次听到有孩子称呼我为“警官姐姐”会愈发开心。(满脸黑线)
47.对骏才学院的评价是伙食太差。
48.对接受熊谷先生的委托表示后悔。
49.拍摄浜虎的最大感触是:没钱赚,有罪受。
50.坚定地表示要么不拍第三季,要么全员一起拍摄第三季。


【Hamatora:NiceXArt】あの日、あの时(短篇完结)

有时会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有时在梦中也要面对现实。


那时,我们还在骏才。

那天,是你的生日。


“我要离开这里。”你躺在草坪上,神情慵懒语气坚决地说出这句。

见我久久没有反应,你爬起来凑到我身边微笑道:“不过今天还是可以一起庆生的。”


“……一起?”我挑眉,“所谓的一起,也只包括你和我了吧。”


曾经熟悉的人,都已不在这冰冷的学院。
巴斯如此,雷修亦如此。


至于他……
已不在这冰冷的人世间。


而现在,你也选择离开。
那么今后,于我而言,“一起”又是什么概念呢?




你边观察着我的表情,边努力让自己的笑容更灿烂一些,“放心,我会照顾自己哦。”



“……为什么想要离开呢?”我冷冷开口。
——如此优秀的你和他们都离开这里,留下没有minimum的我独自一人继续支撑,很可笑不是么?


明明是初夏的夜晚,我的心中却刮起冬日凛冽的寒风。



“为什么想要离开啊……”你双手交叠着放在脑后,喃喃重复我的问句,“因为我讨厌这里——随随便便给人贴上软弱的标签,亚特不觉得很可笑吗?”
“所谓拥有minimum就是强者的标志什么的,简直扯淡啊~”


——这是什么鬼话。



我白了你一眼,递过手中的袋子,“送你的。”


“唉唉,礼物吗?还以为会是生日蛋糕……”你伸手接过,匆匆忙忙取出袋中之物,然后目瞪口呆。


“这…………这是他………………”你愣愣地转头看我,又望向手中的马甲。


早就料到你会是这种反应,我淡然开口:“是他最喜欢的,从前都是我买给他,现在买给你做生日礼物。”


你的神情由惊讶转为疑惑又转为戏谑,“亚特是将我当成他了?虽然我和他同龄,但我不会叫亚特为哥哥哦~”


我摇头,“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单纯觉得,它也很适合你。”


“这样啊……”笑容重新绽放在你的脸上,你站起身穿上它,笑得一脸得意:“确实不错呢,谢谢亚特咯。”


“不必客气,喜欢就好。”我也和你一起笑。只是那笑容中包含的情感,你或许永远不懂。


“那么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你闪亮的眸子让夜空中所有星辰都黯然无光,“明天我就离开。”


你决定的事,没人可以阻止,包括我。


所以我再次淡然开口,千言万语汇成一句最简单的祝福:
“多保重。”






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我茫然睁开眼。


看不见夜空,也看不见你的双眸。


“奈斯………”我迟疑着开口,唤出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警官先生做噩梦了吗?”听到我的声音,momoka微笑着走进来,随手帮我点亮床头灯。


“原来是梦…………”我缓缓坐起,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










真的是梦么?


=====================おわり=====================

【Hamatora:NiceXArt】生き返る(短篇完结)

我于黑暗中前行。



记忆的尽头,有人向我道过晚安。


我无法看清他溶于黑暗的面孔,唯一记得的只有他温柔的声线。


他说——


おやすみ、アート警视。


-----------------------------生き------------------------------
若非寻到一处灯火通明之所,我会选择继续前行。

而偏偏在我面前出现了这样一个所在,在黑暗中格外耀眼,让我移不开目光。

所以我选择推门、走进。




鹅黄色的灯光和灯光下的人都给我温暖的感觉。


“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吧台内正专心对着电视屏幕的少女转头看向我,微笑着发出询问。


——哎?难道不是应该问想要喝点什么吗?这里是咖啡馆吧?




“……原来不是委托人啊,”见我没有接话,少女一脸遗憾地做出推论。“那么来杯咖啡如何?我们这里的咖啡味道很棒哦!”少女身后的尾巴轻盈地左摇右晃。
我微笑,点头。


“哟,子猫,也给我一杯咖啡好了。”自我进店就一直打量我的金发少年大大喇喇地朝少女招手。
“嘛,我还以为巴斯德伊只会抢小初的食物呢。”被唤作子猫的少女嗤笑道。


“……我以后都会小心的。”
被角落里传来的女声吓到,我下意识转身,目光停留在默默吃着咖喱饭的女生身上:小小的身子,闷闷的语调,意外的萌。


“切,”巴斯德伊朝医生打扮的男人身边蹭了蹭——虽然他们本就离的不远,“雷修,我是那种无良到只会欺负女生的人么?”
“……比那还要无良。”

“雷修!!连你都这样说的话……我就欺负一下哈妮好了~”巴斯德伊嬉笑着站起,将爪子伸向对面。
还未等他有下一步动作,对面绑双马尾的女孩就已闪身移到桌旁,同时不忘咬牙切齿补充一句:“斯利,撕了他。”


于是小小的咖啡馆内开始上演雄狮追赶猴子的戏码。


我同情地望向一直默不作声磨咖啡豆的老板——从他握住手柄的力度来看,我能感觉出他此刻在努力磨的并非咖啡豆,而是自己的耐心。


然而最终忍无可忍的另有其人。


“……够了!!!”坐在离店门最近的位置看报纸的男人一声暴喝。



“我说紫,”巴斯跳到男人身边,抢过他手中的报纸,“你不能因为某人经常迟到就对我大吼大叫……”

紫推了推眼镜,礼貌地对我点头示意之后再次将目光转向巴斯德伊,“我是怕你会拆掉这里。”



“会拆掉这里的人是斯利不是我!”
“那也是你引起的!”
“喂!!你们这群家伙!!”




——子猫、巴斯德伊、小初、雷修、哈妮、斯利、老板、紫君。


——温暖而又亲切。



我搅动着咖啡,唇角轻轻上扬。




“说起来奈斯又去哪里鬼混了?这又是第几次迟到了?”终于消停下来的巴斯德伊坐到我身边不满地嘟囔道。







——奈斯?


——原来这里还有一位常客么?



——是什么样的人呢?







“奈斯再偷懒的话HAMATORA二人组就变成紫君唱独角戏咯,难怪最近都没有委托人上门。”子猫将煮好的咖啡递给巴斯德伊,同样不满地嘟囔道。






——原来是紫君的搭档,不过居然是个喜欢偷懒的人么?


——真糟糕呢。





“…………所谓的minimum持有者,就是有权改变世界的强者,而minimum持有者中的No.1,是被骏才学院雪藏的天才,奈斯君。”
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女声将我的注意力成功转移到电视屏幕上。


我想要看清这个女人的脸,但始终模糊一片。


“电视故障了,只能凑合着看咯。”子猫吐舌。




“弱者需要被强者拯救,却不愿面对现实,那么就只能由强者对其施以惩戒,使其意识到自身的弱小,最终主动要求得到minimum,主动接受救赎。”
“这些也是奈斯君一直在做的事情——尽自己所能,打破世界的混乱与无序,拯救弱者。”


冰冷的女声还在继续,我却开始隐隐感到头痛。


“这到底是什么节目?奈斯君……又是谁?”我强忍着不适感向子猫询问道。




回答我的是大家异样的目光。



“阿勒,你居然不知道,这是介绍奈斯的专题节目啊!每天这个时候都会播出的!”巴斯德伊说。
“奈斯是天才,也是这里的名人,虽然经常偷懒翘班……不过他此刻应该在用自己的方式拯救弱者吧。”老板说。
“是强者中的强者。”斯利说。
“虽然不靠谱,但绝对是旁人不可替代的存在哦~”哈妮说。
“自称speed太郎的家伙,但的确名副其实。”雷修说。
“是肚子饿的时候也能使用minimum的人。”小初说。




“minimum…………又是什么?”我艰难地开口——是我的错觉么?总感觉自己的声音虚无缥缈,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你居然不知道minimum?你确定自己不是来拜托HAMATORA拯救你的?”子猫不甘心地问道。




“……我为何需要被拯救?我和你们究竟有什么不同?”




“我们都是minimum持有者啊!你呢?”




你呢?







最后传入耳际的,是一声幽幽的叹息。



那样温暖的灯光,那样温暖的大家,都随着叹息声消失不见。


还好,在一切消失殆尽之前,我努力记住了咖啡馆的名字:


NOWHERE。


然后,我继续于黑暗中前行。


直到被温柔的声线唤醒。








她说——
お帰り、アート警视。

---------------------------返る------------------------------


我睁开眼,一双瑰红色的眸子正注视着我,眸子的主人在对我微笑。



“警官没有错过感人的重逢真是太好了,我是アネモネ的店员momoka,请多指教。”


见我一脸不明所以的表情,momoka微微侧头,眸子中满是笑意,“警官不记得我的声音了么?”




声音的话…………


“忘记也没关系,慢慢想起就好。”momoka的语调中亦满是笑意。






我知道自己睡了很久,也忘记了很多事情。
包括自己的警官身份,还是在我醒后,momoka告诉我的。


“警官知道アネモネ的花语么?”
几日后,在与momoka闲聊时,她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抱歉,我对这些一无所知。”
“是生命、期待、以及……淡淡的爱。”仿佛早就料到我的答案般,momoka耐心地向我解释道,“拥有生命才拥有期待与爱的资格,不是么?”


未等我对最后的问句做出反应,momoka已经在我对面坐下,优雅地为自己和我各倒上一杯花茶。


“芳香沁脾啊,”她喃喃道,目光在电视屏幕上停留片刻又转向我,唇角勾起温柔的弧度:“今天的横滨将充斥着血腥味呢。”


“那么我作为警官,对此不闻不问似乎说不过去吧?”我挑眉,试图以轻描淡写的语调掩饰自己内心的烦躁与不安。


“鲜血与生命的流逝只为那一幕重逢。”momoka轻笑着端起茶杯,“强者与强者的重逢,警官不期待么?”
“所谓的minimum持有者,就是有权改变世界的强者,而minimum持有者中的No.1,是被骏才学院雪藏的天才,奈斯君。”


momoka用修长白皙的手指点了点屏幕上的棕发少年,“这就是奈斯君哦~”






奈斯
minimum
强者
拯救


这些词语同时出现在脑际,
混乱而无序。
就如此刻的横滨。




莫名的令人……反感。





“啊,那个名叫贵弘的少年还是死掉了。”momoka一声低呼将我拉回现实。“奈斯君也想要拯救他吧?只是……好可惜。”


我机械地转头,看到屏幕中满满的,刺目的红。
那是,血的颜色。


这也算拯救么?
多么可笑!!




“说起来,没能被及时拯救的不止贵弘,还有作为他挚友的你,亚特警官。”momoka敛起笑容,用类似缅怀的口吻继续道,“之前你生命垂危时,奈斯君似乎正在为其他的委托奔波。”说到这里,momoka略作停顿,“当然警官可以不相信我的话,但在奈斯君与另一位强者重逢那一刻,你不妨去亲自验证一下,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


“将要与奈斯君重逢的人是莫拉尔教授,警官一定也没印象了吧,其实只要记住他是想拯救奈斯君的人就好。”


拯救奈斯?
居然还有这样的人存在么?






“重逢对莫拉尔来说,其实会是糟糕的结果——一个人的身体承受不了两种minimum,若不能及时抢救,他必死无疑。所以请警官在关键时刻‘帮助’他。我有自信将他救活。就像当初救你那样。”
“至于奈斯君……警官自己决定就好。”




站在码头,momoka的话再次于我耳畔响起。


说起来momoka也是minimum持有者,这是我早已知晓的事实。
为何我对她丝毫没有反感厌恶的情绪,对她所说的一切也都深信不疑?


果然是因为救命之恩吧。


但是从今以后,我绝不希望再被任何人拯救。


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的配枪,我深吸一口气,纵身跳上快艇。




距离真相越来越近了呢。




当我终于见到momoka提起的莫拉尔教授时,他已奄奄一息。


为了拯救而做到这个地步,
真是个疯狂的男人。


“亚特!!”名为奈斯的少年用难以置信的口吻呼喊着我的名字。



我挑眉轻笑。

——我认识你么?


按照momoka的方法“帮助”过莫拉尔之后,奈斯定定地望着我,再次用难以置信的口吻迟疑着开口:“亚特,你……”


我放下枪,用想象中面对朋友时应有的笑容和口吻回道:
“好久不见了呢。”
——久到我已记不起你是谁。




“太好了,你没事啊。”奈斯的语气中透出几分惊喜。

——仅此而已么?




随后他走到莫拉尔的“尸体”前蹲下,“话说,没必要杀他吧?这家伙已经打不动了。”
“我说,你这么做,可不像亚特啊。”
——确实没必要杀他,如果我早一步赶到的话,如果他不是为了拯救你的话。





“说起来,没能被及时拯救的不止贵弘,还有作为他挚友的你,亚特警官。”




——为何无法拯救别人的所谓“强者”,却要别人拼上性命去拯救你?





我站在奈斯身后,静静地举起枪,抵住他的后脑。




“对不起,我来晚了。”

——天才的奈斯君,由我来结束你的性命吧。




我这样想着,扣动了扳机。
与此同时,一个声音自灵魂深处响起——


お兄ちゃん やめって!!






在我即将与黑暗融为一体时,
有一道光,
撕裂了这黑暗。
=====================生き返る===================

番外:
意味不明
“我啊,想要成为救世主呢。”
莫拉尔一脸陶醉地望向窗外。


仿佛那里就是属于莫拉尔的,只有强者与弱者存在的世界。


“现在时机已经成熟,”momoka微笑着递过针筒,“去实现你的愿望吧,我也很期待哦。”
“待船到达信号塔,响的能力就会强制发动,届时大家都会通过手机听到他美妙的声音。”




“momoka果然是优秀的黑客~”莫拉尔接过针筒由衷赞叹道,“也是优秀的minimum持有者呢。”


“可是边缘的minimum始终不被骏才所承认。”momoka摇头轻叹。
“所以才选择离开骏才做我的助手专心入侵电脑?我竟然今天才知道原因呢。”莫拉尔心情大好地调侃道。


“对我来说入侵电脑与入侵人脑一样简单。”momoka的眸子在黑夜中好似两团跳动的火焰,“骏才将我的minimum视为读心术,却不知我的minimum发动需要借助被‘读心'者的外伤入侵,伤势越重越容易成功控制,成功后伤者便会自愈。”


“多棒的minimum!却一直没有等到发动的机会。不过现在有亚特警官作为试验品,momoka应该很开心吧。”
“没有很开心。”momoka抬头凝视着莫拉尔那双与自己相同的、瑰红色的眼眸,笃定地说道:“而且我对自己的minimum有信心,不需要试验品。”




“这样啊……但我还是很期待看到获得新生的亚特警官呢!——那晚我伏在他耳畔告诉他会获得新生时,不知他作何感想?哈哈哈。”


“不要太得意,先考虑清楚你自己这样做的后果吧。”momoka指向莫拉尔手中的针筒。

“为了拯救奈斯君,与他站在同一高度,我愿承受任何后果!”莫拉尔激动地高举双臂叫喊着。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到时我会安排专人接应你,放心吧。”
“当然放心,因为momoka在我身边啊~”莫拉尔轻轻捧起momoka的脸颊,吻上她的额发,“那么我先去迎接奈斯君咯,你也要当心警察找上门哦~”
“嗯,我知道如何应对。”


沉浸在自己幻想中的莫拉尔转身离去。
并未察觉身后的momoka唇角浮上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おわり==================

【Hamatora:NiceXArt】君への手纸( 短/虐/慎)

奈斯收到了一封信。



是的,一封信。


当子猫把信交到他手上时,奈斯着实吃了一惊。
因为信是亚特寄来的。


“哎?有什么事手机联系不就好了吗?!”奈斯嘟囔着拆开信封展开信纸。
然后看到了如下内容:


奈斯:


抱歉如此唐突地给你写信,事情来得太过突然,这是我没能预料到的。
所以我不得不与你们大家分开,而且会是很长一段时间。
但在我离开前,能否以委托人身份拜托HAMATORA侦探组一件事呢?


——那就是:奈斯、紫君、哈妮Nowhere的大家都要平安、快乐。


至于委托费,我已经提前拨到你账户咯——不要一次性挥霍掉,那可是我的全部积蓄呢。


好好照顾小初。
好好利用情报。
好好活着。


请相信我终会归来,勿念。


最后切记:你再见的我已非我本人。万事多加小心。




亚特




“搞什么啊亚特?!完全没看懂!!”奈斯呈狂化状将信拍到桌上。这才发现四周一片沉寂。
“……信上怎么说?”紫推推眼镜,首先打破沉默。
未等奈斯开口,离他最近的巴斯德伊便一把抢过信纸,“看看不就知道了嘛?!”
“巴斯!!还我!!”奈斯一声暴喝,吓得小初手中汤匙落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切!原来是情书啊~还是自己留着欣赏吧。”在抢夺过程中将信纸举过头顶的巴斯突然瞄到了什么,随即做出一幅“我了解”的表情将信纸归还原主,还不忘朝奈斯挤眉弄眼一番。


……情书?!
前一刻还怒不可遏的奈斯此时满头雾水,不明白关于信件内容的无厘头转换是怎么回事。


重新接过信纸转到背面,奈斯蹙眉看向刚刚巴斯瞄过的角落。那里赫然写着一行小字:


ナイス、君のことが 好きですよ。



两颊热度陡然升高的同时,某种朦胧而美好的情愫蓦地变得清晰真切起来。


“我可不认为亚特会闲得无聊寄封情书过来哦~”哈妮不屑地撇嘴。巴斯德伊对着奈斯的位置扬了扬下巴,“不信你自己看啊!”


“够了!”刻意无视脸颊退散不去的热度,奈斯缓缓站起,用少有的、异常严肃的口吻对仍在做出种种猜测的众人说道:“总之从现在开始,我们每个人都要注意安全、小心行事。”


“啊?!!”众人齐齐石化状。


奈斯正欲做出进一步解释,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掏出手机瞥见来电人名后,奈斯脸色大变。


“……喂?”
“奈斯。”一道无比熟悉的男声传入耳际,温柔而沉稳。
没错。
那是,亚特的声音。


“关于研究员被害的案子有了进一步进展呢,有兴趣出来听我说说么?”


==============================================

番外:
伝えたい気持ち


心中苦闷的话,吃掉再多甜食也无用吧。
我望着面前的信纸,无奈地微笑。


血的味道,死亡的气息,所有一切都在提醒我:
时间所剩无几。


那么,亲爱的侦探先生,请允许我写下这封信。


——第一次,当然也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呢。


我,亚特警官,如今以委托人的身份提起笔。




虽然委托费已经付过,但我的委托内容,还请务必完成哦。


我相信你,相信Nowhere的大家,一定能完成的。


那么无论我身在何处,都能了无牵挂




只是,在尽量用最简单的句子表达过主要意图之后,是否还要附加上,我一直想要传达的心情?




——于我,在骏才学院最大的收获,莫过于与你相遇。


——真心感谢你一直以来的陪伴呢~


——ナイス、君のことが 好きですよ。




我自认写的位置足够隐蔽,但如果还是被你发现,希望不要笑我才好,你可知我在写下这句时,身为警官的尊严都已荡然无存。


尽管如此,仍然想要你知晓,我这份卑微的感情。




勾起一个自嘲的笑容,我将封好的信装入衣兜。随后拨通加斯奎的手机:
“喂,加斯奎么?我准备赶去警局,关于研究员遇害的案子,想要麻烦你再详细描述一下呢。”


言毕,我稳了稳腰间的配枪,起身,






离去。


=====================おわり=====================


【Hamatora:NiceXArt】初心忘るべからず(短篇完结)

“我的拯救对象,您也被包括在内哦,亚特警官~”



猛然睁开眼,才发现浑身冷汗涔涔。
“可恶!”我低声咒骂一句。
这是第几次在梦中惊醒?


听着钟表指针机械麻木的咔咔声,我努力让自己适应周围的黑暗与压抑。
结果只是愈发烦躁而已。
我索性翻身坐起,随手掀开窗帘。
仍旧是无边的黑暗……么?


有种要被吞噬的感觉。


那天与莫拉尔谈话之后,我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死了,同时又有什么叫嚣着、想要复活。
蛊惑人心的话语,如果能让某人淡定不能,是否意味着那个人,已经输了?


……等等。
输了?
我已经输了么?


不甘地咬住下唇,甜腥的味道迅速在口腔中蔓延开来。
“不……”我捏紧拳头,宣誓般对自己说:“我 不 能 输。”






经常失眠的结果就是头晕目眩,精神涣散。
“最近状态不好呢。”加斯奎轻描淡写的一句让正在档案室查资料的我瞳孔瞬间收缩。
“啊……我没事。”我抬头,努力扬起一个笑容。
大概是这个笑容过于勉强,加斯奎忍不住想要再说些什么,但终究只是轻叹一声,没了下文。
气氛就这样莫名其妙变得尴尬起来。


正当我试图转移话题时,手机铃声适时响起。
“喂?”
“亚特~?你在警局吗~?”耳际传来一道甜美的女声——而每个问句最后那刻意挑高的尾音又使得这份甜美之中多了几分俏皮。
“哈妮?”我蹙眉,“有事么?”
“没什么事啦~”哈妮似乎打了个哈欠,“就是想问你下班后有没有时间来Nowhere聚聚?”
……来Nowhere聚聚?
一派温馨的场景自我脑海中闪现,却又突然如一幅刚刚完成的拼图陡然落地般四分五裂。几乎是与此同时,那种要被吞噬的感觉再度袭来。


“抱歉,我有事去不了。”我尽量用波澜不惊的口吻说完这句,不想哈妮听后用震得我耳膜生疼的语调回复道:“下午六点!警局对面!咖啡厅!”
再之后就是电话挂掉的声音。


极度无语的我只有对着手机叹气——这丫头何时才能不这样任性呢?




“呐~你这是有多喜欢甜品啊~亚特~?”
咖啡厅内,哈妮双手托腮,望着持续向咖啡中加糖的我揶揄道。


哎?我已经加过糖了么?
刚想起思考这个问题的我手不由一颤,导致手中的方糖以不太优美的弧度落入咖啡杯中,还连带溅出少量咖啡。


“哈哈哈~”哈妮笑得花枝乱颤,随手端过这杯甜度过分的咖啡放到目不转睛看漫画的斯利面前,“归你咯~”
斯利闻言放下漫画瞥了一眼,果断选择无视。这一幕让哈妮笑得更加开心,以至于周围客人纷纷侧目。


……真是糗大了。|||||||||||||||||||||||||||||


好不容易止住笑,哈妮端起自己那杯咖啡喝了一口,然后吐了吐舌头露出嫌弃的表情。
我以为她下一刻即将吐槽这里的咖啡,结果哈妮盯着我的眼睛劈头盖脸问道:“我说亚特~上次如果不是奈斯提醒,你不会真的准备让我预测整个横滨的未来吧?”
“呐~这可不像你哦~”


……我承认,在听到哈妮的问题与评价那一瞬,我本能地,想要逃避。


偏偏哈妮无比执着地盯着我,让我连错开目光都十分困难。
于是我急急开口,想为自己辩解,却发现无从说起。




紫色的眸子暗淡无光呢~就好像灵魂已被抽走一样——很久以后,哈妮这样评价此时的我。


“……无论如何,不要忘记,你有朋友哦~”
“亚特,你不是孤单一人。”
“我们大家,都是你的朋友哦~。”


如果灵魂已被抽走,为何在听到这些话语之后,还能感到阵阵暖意?


……朋友。


Nowhere咖啡厅的大家,HAMATORA侦探组,他们不是minimum拥有之人。而是……我的朋友们。
奈斯,紫,小初,巴斯德伊和雷修,还有子猫和老板。
我们不是一直笑笑闹闹,一路前行么?


我真是笨,为何现在才想到?


眼角泛起一股湿意,我只好晃了晃瞳仁掩饰自己的尴尬,之后真诚地向对面的女孩轻声说道:“谢谢你,哈妮。”


“切~~~好难喝的咖啡,”哈妮起身转头,“还是Nowhere的咖啡最棒了,一起去吧~”说罢自顾自走出咖啡厅。斯利连忙跟上,手中握着永远看不完的漫画。
是哈妮意识到自己刚才番话过于煽情的缘故么?我边暗自猜想边体会自己的心情。


曾叫嚣着想要复活的,阴暗的想法已彻底枯萎,死去。
我的唇角不可抑制地上扬。




“亚——特——!!”我刚走到Nowhere门口,奈斯就窜了出来,那神态活像一只快要饿死的兔子看到了胡萝卜:“你终于来啦!那群混蛋说要把我赶出Nowhere……”
无奈地看着眼前几欲抹鼻水的男生,我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我知道了。”随后对老板说出那句已不知说过多少次的,让某人能瞬间振奋的话语——“他的一切费用,由我来付。”




我很清楚莫拉尔不会就此收手,他就隐藏在黑暗中,随时准备给我致命一击。
也许与他再次对决是我不可改变的命运,但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








今晚,应该可以睡个好觉了呢。
==============================================
两句话番外:
哈妮:呐~~奈斯,我都按照你的吩咐约亚特出来提醒他不要迷失自我了,你什么时候付钱呢~~?
奈斯:我没钱!!!!!!!!!!!!!
==================おわり================